<strike id="xj5vx"></strike>
<th id="xj5vx"></th><span id="xj5vx"></span>
<th id="xj5vx"></th>
<span id="xj5vx"></span>
<span id="xj5vx"><dl id="xj5vx"></dl></span>
<span id="xj5vx"><dl id="xj5vx"></dl></span><span id="xj5vx"><dl id="xj5vx"><ruby id="xj5vx"></ruby></dl></span><strike id="xj5vx"></strike>
<th id="xj5vx"><noframes id="xj5vx">
<ruby id="xj5vx"></ruby>
<span id="xj5vx"><dl id="xj5vx"><ruby id="xj5vx"></ruby></dl></span><strike id="xj5vx"><video id="xj5vx"><ruby id="xj5vx"></ruby></video></strike><span id="xj5vx"></span>

鮐背老兵韓仲德:以善行美德傳家

  • 2018-08-02 10:49

    韓仲德,漢族,河北省樂亭縣人,1925年6月出生,1946年入伍,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軍區服役。1946年在四平戰役中負傷,經鑒定為三等傷殘軍人;1952年轉業到撫順礦務局工作,1966年響應國家號召,“支寧”到原石炭井礦務局工作;1980年離休;現已93歲高齡。

    戰爭年代,他用熱血保家衛國

  1946年,四平保衛戰爆發。在解放戰爭史上,這樣描述該場戰役:四平保衛戰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東北民主聯軍于1946年4月至5月間爆發的一次較大規模的城市防御戰,歷時月余。東北民主聯軍以8000余人的傷亡,殲國民黨軍1萬余人,遲滯了國民黨軍向北滿解放區的大舉進攻,配合了停戰談判。韓仲德正是這場戰役的親歷者。

  讓時光回到1946年。那年3月,21歲的韓仲德入伍參軍。當時的東北動蕩不安,蘇軍陸續撤軍,國民黨虎視眈眈,偽軍、土匪橫行,局勢十分復雜,大戰未起,小戰不斷。韓仲德剛剛入伍,他所在部隊便在旅大(今大連市)遭遇了以“關四虎子”“佟大隊”(根據老人口述音譯)等人為首的幾小股匪軍。

  這邊戰事稍歇,遠在600公里之外的四平保衛戰外圍戰役打響了!

  “集中主力,在四平殲滅敵人!”接到命令,韓仲德所在部隊星夜兼程,馳援四平。

  部隊剛到四平,新的命令又下來了:“撤退!分散敵人兵力!撤得越快,勝利得越早!”

  途經公主嶺時,路旁一座大廟成了部隊的臨時彈藥庫。“戰斗部隊全部變為運輸部隊,每人扛一箱子彈、一箱手榴彈行軍。”韓仲德回憶道,“但是沒走多遠,敵機來了。號兵吹號,大家都臥倒。”

  就這樣,部隊行至長春南嶺時,剛通過飲馬河大橋,敵軍尾隨而至。“當時敵軍有裝甲車和坦克,速度快,火力強,我們用的都是‘三八大蓋’,徒步行軍。為了阻擊敵人,我們把大橋炸了。遠遠就能看見滾滾濃煙。”韓仲德回憶。

  拂曉時,韓仲德所在的吉林軍區某旅某團和一支國民黨軍隊正面相遇,為搶占有利地形,雙方展開了激烈交鋒。槍林彈雨中,韓仲德只聽一聲轟鳴,一顆手雷在他身側不遠處炸響。接著,他便失去了知覺。

  醒來時,天色已大亮,韓仲德躺在一位老鄉家里。原來,是戰友將受傷暈厥的他送到了老鄉家。“那時候東北天氣仍然很冷,我受傷昏倒后腳趾被凍傷了,天亮送到老鄉家,老鄉把我放炕上用大被把腳捂上,又輾轉把我送到了后方的醫院。”

  7年榮軍生涯,他到后方報效國家

  在吉林延吉醫院,韓仲德僥幸保住了腿。因不再適宜繼續戰斗,1948年,韓仲德被送到了牡丹江榮譽軍人學校。此時的他已經是三等傷殘軍人。在榮軍學校二校八一線解放團(老人口述,無據可查)接受文化教育。

  榮軍學校又叫“革命殘廢軍人學校”,是國家為革命傷殘軍人創造就業條件而設立的教育機構。國家將他們集中組織起來,根據學員的傷殘情況,以教授文化知識為主,輔以政治教育和文娛、體育課程。由專人照料,讓他們得以有序的學習和生活。

  很多學員剛來榮軍學校時,抵觸情緒很大,不配合校方安排的生活和學習。還有些學員喜歡炫耀自己在戰場上如何英勇無畏,埋怨榮軍學校埋沒了他們。韓仲德沒有自怨自艾,也沒有夸夸奇談,他決心認真學好文化,用另一種方式繼續報效祖國。

  通過學習,原本大字不識的韓仲德很快學有所成,成了榮軍學校的一名文化教員。除了日常的教學,韓仲德還負責訓練新兵。“地方上組織了一批貧下中農子弟,號召他們參軍,送到榮軍學校來,我們負責接收新戰士入伍,訓練之后再送到沈陽。”韓仲德說。

  1951年7月,新兵出發了。“父送子、妻送夫,新兵們都披紅戴花,特別光榮。”當時熱烈的場面韓仲德至今記憶猶新。幾經輾轉,新兵抵達沈陽。沈陽市軍民迎接他們的場面同樣深深刻在韓仲德腦中,“一進沈陽市,全是扭大秧歌的,大伙高唱著‘解放軍的天是明朗的天’。東北軍區警衛團把我們接收了,我被分配到了連隊,又到了榮部,擔任主任教員。”

  在東北軍區警衛團榮部,韓仲德開始了新的工作和生活。

  百廢待興時刻,他支援大西北建設

  1952年6月,韓仲德從東北軍區警衛團轉業。

  起初,他轉業到了撫順礦務局龍鳳礦,擔任龍鳳礦黨委秘書。那時,撫順市新安區(遼寧省人民委員會1956年7月3日批準撤區)區政府成立了街道辦事處,方興未艾、百廢待興。韓仲德再次臨危受命,擔任街道辦事處主任一職。

  他邊學邊干,將辦事處事務打理得井井有條。不多時,韓仲德又被召回了礦上——支援大西北建設的號角于此時吹響。

  那時候,大西北工業基地剛剛起步,自來水廠、火力發電廠等配套設施才初步建成。為了響應黨和國家支援大西北工業建設的號召,來自祖國各地的有志青年紛紛告別家鄉、辭別親人,來到大西北,用青春熱血和辛勤的汗水澆灌這片熱土。韓仲德便是其中一員。

  1956年,韓仲德積極響應號召,先后奉調至位于西安的煤炭工業部工業建設局、甘肅山丹七十九工程處,一干就是十載光陰。10年間,韓仲德輾轉于甘南肅北、隴東河西、青海等地,用智慧和雙手為國家建設作出了不朽業績。10年間,他的人生亦有了重大變化:組建了家庭,生育了7個子女。

  而10年后,韓仲德再次奉調,來到了西北貧瘠的土地——寧夏。

  1966年3月5日,是韓仲德到達石炭井白芨溝礦的日子,盡管至今52年過去了,但這一天卻在他心里鐫刻如新。“那時候白芨溝礦剛剛籌建,還未動工,我們就來了。到處是荒山戈壁,滿目荒涼。”韓仲德說。

  此時的韓仲德已經41歲了。三兒四女,拖家帶口,一切又將重新開始。作為家里的頂梁柱,韓仲德沒有絲毫怨言,默默扛起了建設祖國大西北的重任和生活的重擔。

  功成身退之時,他恪守家規傳善德

  論理,作為參加過戰斗負傷榮退的老解放軍,韓仲德可以享受優撫待遇;

  按說,作為積極響應國家號召,獻身報效國家重點建設事業的“功臣”,韓仲德可以光榮退休,樂享天倫;

  然而,功成身退之時,他卻化身成一個不爭不搶、默默無聞的平凡老人。

  7個子女的家庭,只有一個掙工資的人,在物質匱乏的年代,養活這樣一大家子人生活該是怎樣的難挨?韓仲德從未說過;

  53歲時,正值壯年、46歲的老伴忽然癱瘓,又當爹又當媽,還要伺候久病床前的老伴,日子該是何等的困苦?韓仲德從未說過;

  子女們聽韓仲德說得最多的,便是這樣的話:

  “我對黨、對人民沒有多少貢獻,但是黨和人民卻給了我無微不至的照顧,不僅給我的大女兒、二女兒解決了工作,我行動不便還給了我輪椅。對于這些,我從內心感到慚愧。我的貢獻太少太少,黨對我的照顧卻太多太多,我永遠報答不了黨和人民對我的好。雖然我脫去了軍裝,但思想上還是永遠向著黨,永遠裝著祖國和人民。”

  老人還說:“石嘴山人民養育了我們。我也干不了別的,只能教育好子女,模范遵守黨的法律,為石嘴山市多作貢獻。”

  這個老人,他給予子女的,除了如大山般偉岸的父愛外,還有身體力行、言傳身教的德行教育。雖然他的子女都生活得很平凡,如今4個子女均已光榮退休,但他們卻甘之如飴。“父親從小就教育我們要一心向黨,知足常樂,多作貢獻,少談享受。”老人61歲的大兒子說道。

  采訪結束,韓仲德顫巍巍地拄著拐杖送別記者,還不忘殷殷叮囑:“我們生活沒什么困難,別惦記我,多關心救濟困難群眾。”這個不以財富傳家,卻以善行傳家的鮐背老兵,心里裝著的,永遠都是更需要幫助的人。

  • 【責任編輯】:曹 卉
  • 【稿件來源】:石嘴山市新聞傳媒中心
上海快三中奖
<strike id="xj5vx"></strike>
<th id="xj5vx"></th><span id="xj5vx"></span>
<th id="xj5vx"></th>
<span id="xj5vx"></span>
<span id="xj5vx"><dl id="xj5vx"></dl></span>
<span id="xj5vx"><dl id="xj5vx"></dl></span><span id="xj5vx"><dl id="xj5vx"><ruby id="xj5vx"></ruby></dl></span><strike id="xj5vx"></strike>
<th id="xj5vx"><noframes id="xj5vx">
<ruby id="xj5vx"></ruby>
<span id="xj5vx"><dl id="xj5vx"><ruby id="xj5vx"></ruby></dl></span><strike id="xj5vx"><video id="xj5vx"><ruby id="xj5vx"></ruby></video></strike><span id="xj5vx"></span>
<strike id="xj5vx"></strike>
<th id="xj5vx"></th><span id="xj5vx"></span>
<th id="xj5vx"></th>
<span id="xj5vx"></span>
<span id="xj5vx"><dl id="xj5vx"></dl></span>
<span id="xj5vx"><dl id="xj5vx"></dl></span><span id="xj5vx"><dl id="xj5vx"><ruby id="xj5vx"></ruby></dl></span><strike id="xj5vx"></strike>
<th id="xj5vx"><noframes id="xj5vx">
<ruby id="xj5vx"></ruby>
<span id="xj5vx"><dl id="xj5vx"><ruby id="xj5vx"></ruby></dl></span><strike id="xj5vx"><video id="xj5vx"><ruby id="xj5vx"></ruby></video></strike><span id="xj5vx"></span>